一江秋

会画画,脑洞大,有许多坑,想往上发

【狗崽】狐言乱羽[贰]

  从那一天起,妖狐便知道了自己的命定之人是何等模样,也是何等的英姿飒爽。他每天都在思考如何追求自己的命定之人,直到他发现一个问题,可怜的他连那位大人的名号都不知道。

    于是他又来到那片河畔,试图寻找自己心上人的身影。他望着那片清澈的湖,用纤细的手指轻点湖面,这时水面却突然冒起了泡泡,妖狐精神集中的望向那里,死死盯着的神态,好像这样就能再次看到命定之人一样。

   只是命运总是让人喜怒无常,河中真的出现了一个人,不过不是那个神秘的大妖,而是一只鲤鱼精。

        妖狐心里很难过,他只是想见到自己的命定之人啊!为什么这么难呢?话说鲤鱼精是鱼吧,原型是可以吃的呢。

        不行!这个想法太危险啦!上一个想吃鲤鱼的妖狐已经被别的阴阳师打的返魂啦!妖狐收起了兽化得爪爪,笑眯眯地对着鲤鱼精问道:“这位漂亮的小姐,请问你有没有见过一位身着白衣,背负鸦羽的大人呢?”为什么要问出这种问题呢?想想这种小妖也不会知道啊!

          “知道啊!”鲤鱼精小姐笑着说。

          !!!!!!!????

           她知道?她竟然知道那位大人!

           世间怎么会有如此可爱的鱼呢?

            妖狐激动的想。

           妖狐开心地笑了,掀起面具问到:“请问这位美丽的小姐,你知道有关这位大人多少事迹呢?如果方便请不要大意的告诉我吧!”

            鲤鱼精笑了笑说,“那位大人叫大天狗哟。”然后一头扎进水中“今晚的百鬼夜行说不定就可以见到这位大人了。”之后就此消失不见

@璎珞

【狗崽】狐言乱羽[壹](一堆狗崽小甜饼,中篇)

   在平安京的某非洲寮中,一场惊天动地的阴谋正在两非洲阿爸的酝酿之间缓缓诞生。

       在庭院的樱花树下,妖狐褪去厚重的衣服,仅仅身着里衣在风中感受着他所追寻的美。这时晴明走到妖狐身旁,一把撩起衣服下摆蹲在了妖狐身旁,一副阿爸看着自家不争气儿子的姿态盯着妖狐,搞的人家冷汗涔涔的。妖狐缩了缩脚掌,把略显凉意的肉垫收了收盘到腿下,用一种审视犯人的目光看着自家阿爸。心想这个脸黑的家伙又要搞什么鬼。

    “崽啊,”清明看着一脸防备的妖狐艰难开口:“你知道的,我们是个非洲大寮。”妖狐点了点头,心想这还用说吗?

   “你也看到了,每次一有升星机会,阿爸总是先升你。”狐崽想了想五星了好久的自己艰难的点了点头。“崽崽你对寮里的贡献是不可磨灭的,”晴明还在渲染气氛。妖狐想这家伙又闹什么幺蛾子。“所以阿爸为了奖励你,特批你去参加寮间联谊,那家伙的寮里可是有好多漂亮的小姐姐哦。”

          别扭的妖狐红着脸表示:“切,小生才不喜欢隔壁寮的小姐姐呢!”战斗力简直太凶残了。(*´ヮ`* ╬)扎心了老铁。

         小生才不喜欢小姐姐呢,小生可是有意中人的。晚风袭来,树上的樱花纷纷落下,妖狐抖了抖充血的耳朵,回想起那天的场景。

         那时正是寮里最艰难的时候,整个寮里除了雪女就只余妖狐一只sr,而且因为非洲阿爸的某些不为人知的爱好,雪女姐姐几乎就不会用到。全寮的输出全由崽崽一人来扛。那时的升级之路简直太艰难了。尤其是打八岐大蛇时总是一遍又一遍的受伤半路就被弄死了,那时妖狐就在想,如果寮里有那样厉害的人物就好了,就像,就像什么式神那样呢?

        妖狐的心中一直没有答案,只是想果然那样的式神是我遥不可及到连想象都无法描刻出他清晰画面的遥远吗?
       

         直到那一天,妖狐于河畔看见了身着白衣,背负鸦羽的那位大人,妖狐忽然就明白了,自己的命定之人到底是怎样的于心里波澜壮阔。

         阿爸说得对,果然:“美色是不可辜负的啊!”

@璎珞 快快快

《万妖说》第二章 常沐这只精怪

   常沐和这陆枫不一样,人家是正儿八经的精怪,祖上上数几代都是正经修炼者的正统的鎏金鼠。这名字听着高端大气上档次,原型往那里一搁就诶嘿嘿了。

 

  这谁家的仓鼠啊!还是一金毛的!就是长得肥嘟嘟的。

 

  要说这常沐和陆枫的孽缘啊可得从两妖精的祖辈说起。那时天地间灵气充足,那修行者是一抓一大把。一把瓜子小鱼干撒下去说不定就砸到个金丹老祖,元婴老祖什么的。那时大乘期的大能也不是没有。而这灵猫和鎏金鼠都是一化神期大能的附属。不过灵猫一族是受大能点化而习得鉴宝术的。而这鎏金鼠一族的寻宝术和鎏金鼠一族一样是天生地养的,再遇此大能之前已然成精,自是属精怪一类。作用相似,实则互补的天生冤家的两族不但没有打起来反而相处得不错。就连所属大能也常常拿此事来夸耀。而等这大能飞升成功以后,因天地灵气几近崩塌两族迁徙,各留遗脉之后,经时间磋磨这纯血灵猫与鎏金鼠的纯血后裔竟都只余一只。而鎏金鼠和灵猫两翼后代在觉醒后自会出现“心灵感应”这种鬼东西。

 

  自那日十二岁陆枫觉醒后不久,这常沐也进行了觉醒。

 

  于是这该死的心灵感应来了。

 

  那日陆枫正在消化自己的身世,顺便围观变回年轻样貌的花孔雀陆锦鸣“撩汉”,正准备回屋练练鉴宝灵术,忽然一种心慌意乱的感觉涌上心头。不知怎的陆风便不受控制的挣脱了陆锦鸣的手,直直的向市中心奔去。好似感应到什么似的,陆锦鸣也没急着追,只是似笑非笑的朝那个方向看了一眼,便继续养护陆枫口中被“撩汉”的那株花。说是汉子也没错,谁让这株花本就是开的雄花。

 

   陆锦鸣笑了笑,抚弄着花朵的枝干,轻声笑道:“内~小花花啊。你说这猫和老鼠——要如何才能相处好啊?”算算小老鼠这次也该觉醒了吧!要是这化型觉醒......啧啧。

 

   只见那朵花抖了抖枝干,直接将开的明媚的花朵闭了起来,好像在表示,懒得鸟你。

   

     让我们镜头转向陆枫这边。

     话说这陆枫经过心灵感应的召唤向城市中心飞奔而去,不知怎么的就跑到了一家宠物店中。经过仔细的思考,陆枫最终将眼光放到了一窝毛球中。 

 

是的,一窝毛球。

 

其中还有一只,特别亮眼的的,金色的,正抱着瓜子,欲♂仙♂欲♂死的,仓鼠。

 

心灵感应什么的,好死不死的,就来自于这么金色的一团。

 

陆枫忽然有点难过,自己跋山涉水(其实也就两条街),历经千难万险跑过来,他妈就

只是为了一只仓鼠!怎么办?好想将自己未来的搭档抓起来扒拉两下,就像毛线球那样(毛线球:哈喽~大家好。又是我。)

 

鎏金鼠多么霸气的名字啊!还不最起码长成皮@丘,袋鼠这样帅气潇洒的,最次也应该长个豚鼠样吧,结果呢?仓鼠是个什么鬼?

 

你说是仓鼠样就算了,内里要不要也这么仓鼠啊!,怀里时时刻刻抱着瓜子是个什么鬼?难道瓜子可以当武器是吗?(其实还真行)

 

而这使得常沐也并非真如陆枫所想的那样沉浸在瓜子的温柔乡中,而也是在悄悄的打量着这个未来搭档。而两位之间的第一眼注定不是那么美好。“我屮艸芔茻!竟然敢鄙视小爷!胆子够肥的啊。”常沐这样想。

 

于是当时年少轻狂的陆枫当即头一转就往宠物店外走。而此时的常沐也急了,趁店家不注意直接跳进了陆枫连帽衫的帽子里。陆枫也没多说什么,瞥了一眼便径直走出殿外。等走到无人小巷,直接将这仓鼠一把掏出,作势要往地上摔,谁知一阵眩晕袭来,再等陆枫反应过来时,自己竟已完全变了样。

 

看着对面忽然变成猫的未来搭档,仓鼠心里乐得直蹬脚。让你刚刚鄙视我!报应来了吧!当然,也就只是心里想想,谁让人家化为原型后还是比自己大呢?咳咳。

 

而此时的陆枫倒是极其懵逼。卧槽!老子怎么变成猫了?这原型怎么说变就变啊?这可是我的第一次变身啊!这么随随便便是要闹哪样啊!而陆枫没有发现的是,每当他在心里吐槽一句,他的新身体总会不由自主的发出冗长的喵喵声。

 

而这场景到了常沐眼中就变成了一只黄色的猫仔,一直发神经似的皱着眉头不断的喵喵喵,根本停不下来。

 

按理来说,这妖语是相通的,没道理只听得见一串喵啊!经过常沐严谨的推理,,这家伙真的只是在喵喵叫而已,于是上前搭讪。

 

“喂,好歹理理我吧。”常沐抱着瓜子,来到陆枫身边,瞄准猫头,一个甩身就是一个瓜子仁攻击,这搭讪方法有够暴力。但反应过来的陆枫也不甘示弱,在还没有习惯这副四脚兽的身体的情况下,直接撑起了两条后腿,对着常沐就是一个飞扑,常沐一个滚身便脱离了攻击范围,嘴里不停的喊着:“大兄弟,停一下!是友军!刚刚我开玩笑的!”

 

可这是的陆枫哪管得上那么多,管他是不是自家兄弟!先打爽了再说!和别的猫崽子一模一样。常沐一看这情况也只好认栽,得!谁让自己惹到人家了呢?行了,陪打吧。

 

或许是古人智慧的应验,不打不相识这一真理又在两人身上得到验证。从一开始的无理由发泄到最后认真切磋,陆枫渐渐正视了这只鼠精。武力就是最好的发言权在哪里都是行得通的,没有武力,智力也行。于是边打边交流。陆枫知道了这个金灿灿的毛线球叫常沐,而常沐也知道了,这只同样金灿灿的家伙叫陆枫。

 

据常沐透露,他也是孤儿,因可爱的外形,之前一直在人界快乐生活(混吃混喝)。可他所属物种生命力有限,只好过一段时间,换一个主人,这次也是为换主人做准备才来到店里的。

 

在两位打到精疲力尽后,常沐滚到了陆枫身边,说:“兄弟,你这化人形够早啊。哪像我,到现在也才刚觉醒了天赋技能。”说完还感叹似得咂了咂嘴,用黑黑的眼睛望着陆枫,问:“是有啥秘方吗?方便告诉我不?”

 

“嗯?”这话倒是把陆枫问住了:“常沐,你的意思是,你到现在还没化形?”

 

 

“怎么?你还瞧不起我啊?”常沐眯了眯黑色的豆豆眼。

“这倒没有”陆枫摇了摇猫头,一脸严肃的凑近常沐对他说道:“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也是刚刚才化形。”

 

“那有啥不信的”常沐一脸无所谓地说。

 

“可是,我是刚刚在你面前,才能化成妖型。”

 

“......”常沐表示,老子差点被你吓死!


常沐与瓜子

  某天蠢作者路过,看见从超市里背出大包小包瓜子的常沐上前询问。

  2萌:“沐沐啊!你的瓜子有什么用啊?”

  常沐说:“瓜子啊,也没啥大作用,及时当当口粮,做做抱枕,用作武器,当当暗器.....别走啊!我还没说完呢!”。



《万妖说》第一卷 命犯桃花 第一章 陆枫这个人

  陆枫这个人吧,是个挺不好描述的人。

 

  说他道德高尚,志趣高雅,可有时经历某些事时古井无波的样子,让人怀疑他到底有没有心。说他没有心吧,倒也称不上,毕竟人家看到车上的站着的老人也会主动让座。

 

  一个词语来形容他倒是最为妥帖:自在。

 

  陆枫是个自在人,很小便被在孤儿院被扔在孤儿院,无父无母,没得家庭约束。孤儿院内也不是美好的,除了院长夫妇是他的记挂之外,到现在他二十多了,还会让他装在心里的人只有三个。

 

  一个是收养他的他家“臭老头”。

 

  这陆丰能看见灵体,每次遇见什么魑魅魍魉妖精鬼怪,这好好的眼珠总是会变成白茫茫一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才遭父母抛弃,但他知道就因为这个原因,在孤儿院中只要院长夫妇不在,他总会受到排挤。被一群人起哄叫白眼狼都是和蔼的,更有不少周围顽劣的孩子直直的骂他小妖怪。

 

  妖怪吗?也许吧。他倒想做妖怪来着,这样如果有人伤害他,他就可以直接报复回去了。

 

  之后陆枫的爷爷,也就是收养他的那个老头,来到孤儿院中却一眼相中了陆枫,被人问起原因,却只说一句:“这孩子与我有缘。” 当时陆枫才四五岁的样子,跟着这个老人回到家里之后陆枫便发现了这老头神奇之处,或许也是他早有预感的吧,否则也不可能跟人回来。因为他当时就觉得不论他的家庭状况如何,最起码这个人看他的眼神是善意的,他能感觉到这股由内而外的善意。

 

   老头的家中并不缺钱,也担得上一生富贵,但家中的布置却很简朴就像普通人家那样。只是这地段却一点也不简朴。再加上独门独院小两层的住在这个地段就更奢侈了。

 

   陆枫自从跟了老头以来不缺吃不缺穿,日子过得平平淡淡的,好像也跟着他爷爷过上了老人家的生活。直到陆枫十二岁那一年陆老头直接在他面前变成一只大鸟,陆枫好像才想起自己好像和别人有哪里不同。

 

  陆枫的“爷爷”叫陆锦鸣,原型是一只孔雀,就在原型被识破的那天,这陆锦鸣好像是看开了一样,把这人与妖之间的事给陆枫和盘托出了。倒不是有多相信人类,只是因为这陆枫他本来就是妖。

 

  这世间之妖,通常是人为之物。

 

  【《左传》曰:"人之所忌,其气焰以取之,妖由人兴也。人无衅焉,妖不自作。人弃常则妖兴,故有妖。"故《崆峒问答》曰:"人之假造为妖,物之性灵为精,人魂不散为鬼。天地乖气,忽有非常为怪,神灵不正为邪,人心癫迷为魔,偏向异端为外道。"又曰"妖则去其人。"其意在于妖是由人造或者人化成的,而是我们说畜生植物是成精,而怪指的是异物。人一旦失去伦常,那么妖就出现形成了。】①

 

  所以像陆锦鸣这样的动植物所化之物之称的上是位精怪,而不可称之为妖。

 

  不过也有动植物所成之妖,不过此等生物,一般总是因人而起。

 

  举个例子吧。

 

  一株桃木,吸收日月精华而成精,若是受人感化影响,进而化成人形,入人世行人事,以自身之力改天换命,或窥得天机,干扰规律者亦可称妖。而这陆枫便是这第二种“作妖”。陆枫的家族是灵猫一族。祖先因受仙人点化而脱凡胎,得以鉴宝灵眼,来回于世人。仙人也是人,所以也是这样妖族。想想家族聚会时的场景吧。一群男女老少猫都瞪大着猫眼用精光四射的眼睛看着今年寻找到的珍宝然后“喵”声四起。激烈讨论起它的功效。热烈的场面自是不必多提。

 

 

  而陆枫便是此族遗脉、

 

  当年灵猫一族因凡间动乱举族迁徙,只留了其中精锐遗脉守候人间灵气。随着物种杂交......啊不!人妖相恋。灵猫血脉越来越稀释,这世间到最后所余纯血灵猫竟只余一只。那只猫便是陆枫。

 

  说来也惨凄,此间天地灵气稀薄,而灵猫产子消耗过于巨大,陆峰的母亲在生下他后便去了,而陆枫的父亲也因伤心过度而撒手人寰。不过他倒也记得他还有一儿子。于是拼了一口气,期望将他送到友人手中。只是却半路气绝,一身骨血化作天地灵气消散世间。

 

  而那好友便是陆锦鸣。

 

  当陆锦鸣感应到挚友身死道消后,便立刻前往陆枫父母亲消散之地,试图寻找挽回之法,到最后几乎耗尽法力容颜衰退也只得了个二人仍有一子的消息,于是便顾不得身体疲乏立马动身寻找。这一找,便是五年。

 

  因无心恢复,在陆锦鸣找到陆枫之时仍是一副垂垂老矣的姿态,在找到陆枫之后,法力倒是恢复了,就是不敢暴露什么,也不敢恢复真容。

 

  这下倒好,陆枫自己发现了,他也只好和盘托出(确定不是为了恢复自己的美貌?),让孩子知道一切。

 

  之后恢复容貌的陆锦鸣让陆枫直接改口叫他哥,可这小子死倔,一直臭老头臭老头的叫,这陆锦鸣监管不过来便也随他去了。

 

  再后来他俩亦师亦友的关系也便持续了下来。

 

  陆锦鸣之于陆枫似父似兄,教其修行之道(如何更好地游戏人间),处世之道(怎样更精明的耍人类),所以要说这陆枫感激的第一个生物,那肯定是陆锦鸣。

 

  而这第二个人吧,是他的好友:常沐。

   


【喻黄|黄少天生贺】有狐番外,七夕以及黄少

    喻文州是只狐狸,而黄少天是只兔子。

    天杀的知道他们是怎么走在一起的,不过这些并不重要。因为对于我们这群单身狗来说,那纯粹是一嘴来不及下咽的狗粮。我不想伤害自己。

   但是,要知道蓝雨日常这种东西,即使是一桶狗粮我也要干了他。因为谁让狗粮好吃呢? 

    呵呵。

    昨天,就在昨天。

    一个万众瞩目的节日!七夕!

   他们竟然当成情侣节过了!

   对!

   一个展现女子心灵手巧的节日变成了那对兔与狐的秀恩爱日常!

   宝宝不服。

   可是不服不行。

    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射大地,一团白白的毛球从漆黑的“垫子”上醒来,翻转跳跃,一个完美的落地!任谁在旁边看也不会觉得这家伙还没睡醒。对!没睡醒。

   “少天。”漆黑的“垫子”动了动,渐渐变成一颗毛狐狸形状。“过来。”诶呦我去,这霸道总裁的气息是什么鬼?

    看到这里我不禁抖落两片树叶,对了,说了半天好像还没自我介绍,我是一棵树,单纯而不做作会发信息虐狗的树王,和外面那些不肯发狗粮的妖艳贱树王一点都不一样。

   黄少天兔子再听到自家队长的呼唤后,眼睛都没睁的就翻滚了过去团成了一颗兔球滚到了喻文州怀里,喻文州舔舔黄少天的脸黄少天才缓缓的睁开眼睛,用亮晶晶的眼睛盯着对喻文州说:“队长,七夕快乐!”

    “嗯,少天也快乐。”呵呵,作为一颗单身树我什么都不想说。

    然后他们就走出了树洞,是时候使用我的万能情报网了!传递吧!须须!

     √就是我埋在地下,长相及其帅气的须须。

    据须须情报网说,这一狐一兔在这一天接下来的时光里,去了河边虐鱼,去了林子里虐杜明,去了兴欣刺激老魏,去了霸图拜访韩张,去了各种地方。目的只有一个:虐!

   晚上,他们回到洞中,当十二点降临的那一刻,狐狸搂着兔子对他说:少天,生日快乐。

    白兔子的眼睛亮晶晶的,抖了抖粉红的耳朵。

找到了之前的图